高质量发展是稳中求进要义所在

2018-03-11 21:02:37 来源:《中国改革报》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政协委员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

□ 本报记者 赵 薇

“经济发展是有规律性可循的,当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质的提升就必然要提到日程上来。”3月8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政协委员谈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稳中求进最核心的要义是遵循规律,把握好各项工作的度,既不要盲目冒进,也不要无所作为、无所事事。朝着高质量发展这个大方向持续努力,是稳中求进的要义所在。

不盲目冒进,也不无所作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5%,比去年6.9%的实际经济增长速度有所下调。与此同时,全国也有十余个省份下调2018年经济增长目标。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钱颖一指出,党的十九大确定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这是一个战略性的转变。“一方面,把今年的预期目标定在6.5%,比去年实际增长低0.4个百分点,是为转变留有空间;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地方政府追求经济增长,但向质量方面的倾斜不够,这一次应该说地方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开始有所转变。”

有记者提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稳中求进是否意味着经济增长趋缓不可避免?杨伟民对此回应说,稳中求进最核心的要义是遵循规律,把握好各项工作的度,既不要盲目冒进,也不要无所作为、无所事事。

“经济发展是有规律性可循的,一般来讲,当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质的提升就必然要提到日程上来。相对于以量的扩张为主的阶段,在质的提升阶段,增长速度下行可能是一个必然趋势。”杨伟民表示,对于某年或某个季度经济增长的小幅增长或下降,没必要大惊小怪,也没必要惊慌失措,应该保持平和的心态。“朝着高质量发展这个大方向持续努力,就是稳中求进的要义所在。”

正研究制定6+1政策体系和体制

杨伟民从两个角度谈了自己对高质量发展的认识:第一,生产要素的投入是高效率的,包括资本、劳动、资源、能源乃至环境、数据等;第二,效益要比较高,也就是投资要有回报、企业要有利润、员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税收。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上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要建立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这六大体系和一个体制。”杨伟民说。

谈及如何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杨伟民说,从微观、从企业来看,应鼓励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每个产品都瞄准世界同行业、同类企业、同类产品的最高水平,技术不行就去研发技术或引进技术,人才不行就去培养人才或引进人才,设备不行就去购买设备或自己研制设备。如果多数行业、企业、产品都能达到世界上最好的水准,那我们就实现高质量发展了。

从政府来看,六大体系中最主要的是政策体系。“现在还没有出台这样的政策体系,今后要逐步改变。”杨伟民举例道,比如,目前上市公司中体现高质量、创新型的企业相对来讲较少,而传统产业企业较多。现在有关部门正在采取措施,使新的独角兽企业尽快进入到上市企业中,给老百姓更多优质资产、更多财富增值的选择。

重视“空心化”现象,留人引人优化布局

乡村振兴战略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之一。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如果一个村没有了人气、没有了人才,这个村的发展肯定搞不好。”全国政协委员、农业部原副部长陈晓华说,现阶段农村的劳动力持续减少,一些村出现了“空心化”的现象。一方面,这是城镇化的必然结果;另一方面,也要认识到,仅靠留守的老弱妇孺,这个村肯定搞不好。“应当重视这个情况,不能消极地对待,否则乡村振兴、产业兴旺就要落空。”

陈晓华说,“空心化”的村庄要实现产业振兴,首先,要大力培育新主体和新农民。一是靠“留”,即大力培养乡土人才,特别是致富带头人和农村的实用人才,通过他们来带领群众发展生产、搞好村庄建设。二要靠“引”,通过政策把外出的人才引回来、把城里的人才引下来,吸引返乡下乡人员到农村去创新创业。“实际上近几年已有约700万各类返乡下乡人员到农村从事新产业和新业态,给农村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对这种趋势应该积极扶持和引导。”

其次,要优化村庄布局。随着农村人口的变动,村庄也会发生变迁,因此应因地制宜考虑优化村庄布局问题。对于有条件的村庄,主要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提供,为农民的生产生活创造好的条件;对于有历史和文化价值的村庄,要加以保护;对于没有生存条件的村庄,进行易地搬迁。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