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闽北建盏寻找一条光明大道

2018-04-13 21:21:47 来源:《中国改革报》  

 ——浅谈建盏文化产业发展

□化涂 马景毅

提起武夷山,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当地的茶和盏。茶文化中的茶道,不仅仅是采茶、制茶、品茶,还包括沏茶、赏茶、闻茶、饮茶、品茶甚至点茶、斗茶等习惯和礼仪。而形似漏斗,色有斑斓的建盏,就是最佳的“斗茶”用具之一,自古就有“瓷坛明珠”的美誉。在茶文化中,建盏就是一朵绚烂的奇葩。

建盏的历史人文

建窑,即建州窑,宋代名窑之一,亦称“建安窑”“乌泥窑”。地处闽北的水吉窑、茶洋窑、遇林亭窑三处窑址统称建窑系。建窑建盏创烧于晚唐,繁荣于两宋,衰落于元末。

建窑以烧黑釉瓷闻名于世。小碗最多,胎骨乌泥色,釉面多条状结晶纹。因建窑瓷皆仰烧,釉水下垂,成品口缘釉色浅。又因器壁斜度不同,流速快,呈纤细毫纹;流速稍慢则粗,就呈兔毫之状,如兔毛,称“兔毫盏”。建盏的釉色品类众多,也有烧成“鹧鸪斑”“银星斑”,还有乌金(绀黑)釉、油滴釉、曜变、杂色釉、描金等,别致美观。

宋代建盏的出现,反映了宋代茶文化对茶具要求的巨大提升。流行于宋代的斗茶文化艺术,是驱动建窑发展的根本原因,建盏的推崇与斗茶背景息息相关。在当时不仅仅有精通茶艺的徽宗皇帝赵佶亲自撰写《大观茶论》推广建盏,更有众多文人巨匠留下传颂千年的佳词名句。

《宫词》中所赞誉的是:“兔毫连盏烹云液,能解红颜入醉乡。”想要煮出一盏香茶,自然离不开建盏的衬托。范仲淹在斗茶中写下的《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一诗曰:“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无论是黄金的飞扬还是绿色的尘沫,带出的都是如诗如画一般的意境。搭配上建盏不一样的纹路与花样,把诗人潇洒肆意的精神境界描摹出来。书画大家黄庭坚所写下的:“兔盏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直接点出了建盏的与众不同,在流水映月与建盏之间,相互交错,特色非凡。

一盏一世界,斑斓的斑纹也带着层层叠叠的美感,带出了建盏的身影,建盏也折射出文人墨客的人文情怀。无论是诗句还是建盏,都是人的心情承载。

建盏的艺术审美

从文化艺术方面看,两宋时期却是人文文化鼎盛时期,也是建窑建盏发展的顶峰时期。

凭借着釉面的独特,在烧制的过程中能产生不同的纹理、色彩,层层叠叠地呈现出兔毫状的密集细腻、油滴状的随意自然、曜变状的个性彰显,在温润晶莹中,又带有瑰丽悦目的艺术风采。建盏是我国最典型的具有中国民族风采和浓郁的东方艺术特色的完美结合的精美瓷器。

同样的原料,在不同的窑炉,不同的窑位,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天气,不同的温度,不同的湿度,烧出的建盏,花纹类型,纹样釉色全然不同。建盏艺术就是在追求不变中的万变,是在窑火中练就生成最佳的影像。是在窑中作画,追寻神变。所以,茶界称它是“唯一为茶而诞生的茶器”,陶瓷界称它为“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艺术”,是真正的、纯粹的陶瓷艺术。

[责任编辑:张海莺]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