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点“周岁”绿色金融改革“初见成效”

2018-06-14 18:50:24 来源:《中国改革报》 

中国人民银行初步评估结果表明,试点总体方案中85%以上的试点任务已启动推进

□ 本报记者 田新元

6月14日,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一周岁了。

浙江、江西、广东、贵州、新疆5省(区)首批试验区近日总结试点工作,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用“初见成效”给予肯定。各试验区正在积极探索各自绿色金融创新改革发展路径,一些好的做法将复制推广。

85%以上任务已启动

陈雨露近日在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座谈会上表示,建设一年来初见成效。中国人民银行初步评估结果表明,试点总体方案中85%以上的试点任务已启动推进。

2017年6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浙江、江西、广东、贵州、新疆5省(区)选择部分地方,建设各有侧重、各具特色的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在体制机制上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设立一年来,各试验区建章立制,完善推进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点的体制和机制,同时依托市场,不断激发绿色金融创新活力。在推动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重视防控风险,确保试验区改革创新工作行稳致远。

作为浙江省试验地,湖州和衢州已是绿色金融创新改革试点的主战场。截至2017年年末,湖州、衢州绿色信贷余额分别达到406.6亿元、312.7亿元,占各项贷款比重分别达13.3%、16.2%,全省绿色信贷余额6875亿元,同比增长了44%。两市还以绿色企业为重点,推动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2017年,湖州、衢州共新增上市公司9家,创下历史新高。

截至2017年年末,江西省绿色贷款余额1724亿元,较上年年末增长38.43%,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19.88个百分点,贷款主要投向绿色交通运输项目,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项目,自然保护、生态修复及灾害防控项目,分别占全部贷款的47.12%、14.02%和11.07%。

截至今年3月末,新疆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绿色信贷余额336.09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14.27%;昆仑银行发行1亿元绿色金融债券,乌鲁木齐银行主承销全国首单1亿元绿色债权融资计划;试验区13家单位投保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昌吉州与兴业银行成立了30亿元的“花儿昌吉”基金,哈密市政府与中国能源签订了100亿元的产业发展基金合作协议,克拉玛依市成立了昆仑银行卓越绿色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并成立了昆仑银行绿色支行。

据中国人民银行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末,5省区试验区绿色贷款余额已达到2600多亿元,比试验区获批之初增长了13%,高于同期试验区各项贷款余额增速2%。在总量扩大的同时,绿色信贷资产质量保持在较高水平,3月末,5省区试验区绿色贷款不良率为0.12%,比试验区平均不良率低0.94%。

陈雨露表示,试验区一些好的做法可以及时提炼,上升到制度层面。比如以绿色项目库建设为抓手,推动制度建设;立足市场化原则,探索多种渠道、多种资源,推动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此外,还可以绿色信贷MPA考核为抓手,构建绿色金融正向激励机制和风险防范机制。

探索绿色金融之路

贵州省贵安新区按照省政府下发的《贵安新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任务清单》认真对照57项改革任务要求,结合新区内部深化改革推进考核办法及新区绿色金融港管委会十项重点任务安排,按照以绿色金融改革创新发展推动供需两端结构性改革的总体要求,同时积极推进多层次绿色金融体系、政策支持体系、产品创新和服务体系、风控体系、绿色标准认证体系建设,稳步推进国家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工作,探索出一条具有贵安特色的绿色金融发展道路。

浙江省金融办副巡视员徐素荣说,浙江省积极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推进金融组织、融资模式、服务方式和管理制度创新,初步形成了一批有特色的绿色金融做法,包括编制绿色金融标准建设方案,实施绿色金融清单制管理、健全绿色金融支持政策和激励机制等。

江西省支持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快设立赣江新区绿色支行(绿色事业部);积极设立民营银行、中外合资银行、直销银行、村镇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基金管理公司、财务公司。同时,江西省将支持各类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等私募基金参与绿色投资;鼓励互联网金融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和融资租赁公司等,依法设立绿色专营机构。

在全国5省区试验区中,新疆还率先建立了绿色项目库管理制度,以绿色项目为抓手,统一绿色项目支持标准,加快推进绿色金融资源向绿色行业、绿色产业聚集。截至2017年年底,3个试验区已有365个“纯绿”项目纳入绿色项目库。

广州市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再添新平台——由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政府与广州股权交易中心合作共建的广州股权交易中心“绿色环保板”于2018年6月11日正式开业运营。据了解,此次合作设立的绿色环保板,旨在发挥区域性股权市场的综合金融服务功能,支持一批绿色环保企业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转型升级、加快发展。

6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新增的担保品主要包括绿色金融债券、绿色贷款等。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称,此次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突出了小微企业债、绿色债以及小微企业贷款、绿色贷款并优先接受为担保品,有利于绿色经济等领域的支持力度。

未来发展任重道远

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构建中国绿色金融体系:进展报告2017》,中国内地每年需要3万亿元~4万亿元人民币的绿色投资,市场空间巨大。

梳理各个试验区相关情况来看,一年来创新主要集中在金融工具、产品和服务方式方面,而在制度建设上相对欠缺,未来发展任重道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金融办副主任张跃奇说,新疆试验区建设取得许多阶段性成效,但仍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有些是全国试验区普遍面临的,如各类绿色金融产品标准不统一、欠缺绿色金融统计标准、考核评价机制有待落地、环境权益交易市场建设有待加快等。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认为,整体而言,中国绿色金融发展态势良好,但面临的问题依旧不少,例如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有待加强,绿色标准体系还不统一,环境信息披露以及第三方评估制度尚不健全。

周小川建议:第一,要充分发挥金融市场支持绿色融资的功能。第二,夯实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和制度建设。第三,继续加强绿色融资方面的国际合作。

据悉,各个试验区下一步工作集中在推进绿色金融标准认证体系建设、绿色金融发展评价考核、绿色项目库管理等方面。

对于当前存在的难题,陈雨露指出三个重点:试验区改革创新的重大使命认识有待进一步提升,先行先试的功能尚未充分体现;创新试点总体处于起步阶段,在标准、信息和相关基础设施等基础工作建设方面亟待深入展开;部门间、市场主体之间的工作协调、政策对接需要进一步加强。

兴业银行副行长薛鹤峰认为,一是要加快绿色金融标准建设,建议各试点地区统一以中国人民银行绿色金融标准为对标;二是加强正向引导和激励机制建设,建议进一步研究出台能够体现绿色融资资产质量优良、具有额外的环境和社会效益等优势的制度政策。

据悉,中国人民银行下一步将在试验区加快论证构建绿色信贷业务管理体系等试点工作,并开展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建设、优化绿色信贷宏观审慎评估等事项。同时将降低绿色项目融资成本,注重风险防范。争取在统一绿色金融标准及促进绿色金融外部性内生化、提高绿色金融商业可持续性、完善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