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大港抒写中国奇迹

​ ——探访“中国航运名片”洋山深水港
2018-09-20 01:53:04 来源:《中国改革报》 

洋山深水港港区位于杭州湾口外的浙江省嵊泗崎岖列岛,由大洋山、小洋山等数十个岛屿组成,是中国首个在微小岛上建设的港口。  

刘思弘摄

□本报记者 张海莺

随着洋山深水港四期码头(以下简称“洋山四期码头”)的启用,上海港如虎添翼,年吞吐量已突破4000万标准箱!上海港继续稳居世界第一大集装箱港口地位。“4000万箱”这一数字是全美国所有港口加起来的吞吐总量,也是目前全球港口年吞吐量的十分之一。

作为“神助攻”,2010年,洋山深水港就曾助力上海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907万标准箱,首次超越新加坡成为全球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

今天,洋山深水港已经成为全世界港口建设的“珠穆朗玛”,全球自动化码头的“集大成者”。站在制高点眺望“中国航运名片”洋山深水港,可听脚下东海潮涌,更可感内心激情澎湃。

科技加持 “魔鬼码头”安装“中国芯”

好似科幻大片里的镜头,洋山四期码头完全被“机器人”承包了!码头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却夜以继日忙碌异常且井然有序,这里是名副其实的“魔鬼码头”,这里充分彰显了中国科技的“魔性”。

洋山四期码头的三大“劳模”分别是远程操作双小车集装箱桥吊(以下简称“桥吊”)、自动操控轨道式龙门起重机(以下简称“轨道吊”)、无人驾驶自动导引车(以下简称“AGV”)。它们组成的ECS系统由振华重工自主研发。智能生产管理控制系统(TOS系统)则由上港集团自主研发。“TOS系统+ECS系统”组成了洋山四期码头的“大脑”与“神经”。这两套“国货”系统的研制与应用,让全自动化码头真正嵌上“中国芯”,助力洋山四期码头实现了码头集装箱装卸、水平运输、堆场装卸环节的全过程智能化的操作。

比起钢铁巨无霸桥吊、轨道吊,在洋山四期码头,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快递小哥”AGV,它是船舶装卸作业的重要运输载体,昼夜不停地循环往复于海边和堆场。近百台的AGV同时工作,它们之间不能发生剐蹭和碰撞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上港集团工作人员沙良昌介绍,锂电池驱动的AGV采用了当今最前沿的技术,除了无人驾驶、自动导航、路径优化、主动避障外,还支持自我故障诊断、自我电量监控等功能。“通过无线通信设备、自动调度系统和地面上敷设的6万多个磁钉引导,AGV可以在繁忙的码头平稳、安全、自如地穿梭,并通过精密的定位准确到达指定停车位置。”

目前,洋山四期码头共配备16台桥吊、88台轨道吊和80台AGV。最终将配置26台桥吊、120台轨道吊、130台AGV。作为“全球综合自动化程度最高的码头”,无人码头的两项数据有减有增:劳动力成本降低70%,生产效率提高30%。

7月18日,洋山四期码头昼夜集装箱吞吐量首破万箱,达到12,258标准箱,桥吊昼夜单机平均产量突破900标准箱,实现“昼夜吞吐量”和“单机产量”的双突破。这标志着洋山四期码头已具备昼夜1万标准箱以上的作业能力。

8月29日,洋山四期码头集装箱吞吐量完成了第一个100万箱。

这是洋山四期码头最新的两组数据。数据背后是“中国芯”的支撑和助力。

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介绍说,“洋山港四期建设过程中包含的高技术含量解决方案,将有计划地在洋山深水港一二三期和其它老港区进行推广,实现‘溢出效应’。同时,我们还将研究机器人在港口装卸中的可行性。未来,我们将向全球港口科技引领者的方向迈进。”

围海吹沙 世界港口建设中的“珠穆朗玛”

随着航海技术和造船技术的进步,具有惊人载量的超级货轮大大减轻了航运公司的运费,成为海运的主流。货轮的大小与吃水线的深浅密切相关,要想停泊这些吃水线深的庞然大物,必须要有深水港。

上世纪90年代,位于长江口内的上海港区面临着新加坡、日本等国际枢纽港的巨大竞争压力。而当时的上海港受制于长江口水深的限制,无法停靠大型集装箱船舶。选址修建深水大港,迫在眉睫。

洋山镇又称崎岖列岛,位于上海的东南部,长江口与杭州湾的交汇处。洋山镇与衢山岛隔海相望,是嵊泗县西部的一个海岛建制镇。洋山镇距离国际航线仅104公里,普遍水深15米以上,最高水深达到了惊人的90米,是离上海最近的具备15米以上水深的合理港址。

彼时,外海孤岛建港,史无前例!

2002年6月26日,远离大陆30多公里外的东海之中,一个相当于1400个足球场大小的深水大港打桩开建,“围海吹沙”的世纪壮举豪迈上演。

2005年12月10日洋山深水港区一期顺利开港,成为中国最大的集装箱深水港。一期工程之中的东海大桥总长约32.5公里,它是洋山深水港连接上海陆地的唯一“大动脉”。东海大桥的贯通改写了上海不“上海”的历史。上海,从此名归实至。

陈戌源说:“上港集团通江达海,我们曾经从黄浦江跨越至长江,现在又将港口建到了东海,实现了河江海的跨越。”

2014年12月23日,收尾的洋山四期开港建设。洋山四期码头施工区域狭小,易受海浪、天气等因素影响,给施工带来极大的困难。针对四期海底地形复杂,打入泥沙层的钢桩就像把筷子插在稀饭里一样无法稳定,施工方攻坚克难,最终将210根嵌岩桩完美嵌在东海海底,成为洋山大港的“定海神针”!

洋山深水港共分四期建设,一至三期共有5.6公里深水集装箱码头岸线、16个7万至15万吨级深水集装箱泊位。开港的四期又一次性建成7个泊位。从2002年一期开工建设至2017年洋山港四期开港,中国交建建设者们在洋山深水港鏖战了15年。中国交建党委工作部副总经理查长苗说:“洋山港的建设意味着我们拥有了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建港的能力,也奠定了上海成为国际航运中心的物质基础!”

国际港口协会会长皮特斯特鲁伊斯先后三次来洋山深水港,感叹:“我走过世界上所有大港,也见过一些建在海岛的港口,但像依托洋山这样的孤岛,在离大陆如此远的地方,建规模如此大的现代化港口,殊为罕见!”

洋山深水港的建设发展,是我国从航运大国驶向航运强国的缩影,是浦东、上海乃至我国改革开放40年大潮中的一朵璀璨夺目的浪花。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