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包虫病防治攻坚战

2018-10-10 18:55:34 来源:《中国改革报》 

四川省多部门协作,线上线下努力,将防治包虫病与扶贫攻坚作为重点工作协同推进。通过强化联防联控、防治结合,包虫病人检出率已从2014年的0.13%下降到2017年的0.04%

□ 本报记者 任丽梅

“根据你们提供的情况,这个病人已经出现黄疸,肝脏受损很严重,手术也比较复杂。所以,今天会诊的还有我们麻醉科、放射科等同行一起进行。”

9月27日,国家卫健委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举行了四川省远程医疗和包虫病防治有关情况专题发布会。就在发布会现场,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肝脏外科副主任、甘孜州包虫病防治中心及包虫病研究所首席专家王文涛为代表的肝包虫多学科诊治团队与四川省甘孜州人民医院通过视频,为当地一名严重的肝包虫患者进行了远程会诊。

“肝包虫病晚期大多需要手术治疗,但都到华西来治疗是不现实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表示,为了提高当地包虫病防控能力,华西医院集远程医疗与临床应用相结合、聚多学科团队协作之力,探索形成“一网双模”包虫病防控体系,通过在线在位帮扶,85%以上的包虫病人目前在甘孜州就可以得到非常有效的治疗。

据四川省卫生计生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来建介绍,四川是全国包虫病流行较重的省份之一,在流行区患病率达到1.08%,包虫病也成为藏区百姓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自2015年起,四川省将防治包虫病与扶贫攻坚作为重点工作协同推进。通过强化联防联控、防治结合,四川省包虫病人检出率已从2014年的0.13%下降到2017年的0.04%,到2020年底,四川省将基本控制包虫病的流行。

包虫病成致贫重要原因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地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哟。”一首《康定情歌》唱出了四川藏区的魅力,也唱醉了天下人。但是,人们有所不知,这里的牧区还是全国包虫病的重要流行地之一。

早在上个世纪,防治包虫病就写进了传染病的防治大纲,但由于经济与技术的落后,包虫病在我国依然存在。来建说,包虫病的疫情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四川省35个流行县中32个为藏区县,3个为藏区毗邻县,流行区患病率1.08%,在四川省石渠、色达、若尔盖等12个县患病率超过1%。

王文涛介绍,包虫病是古老的、几千年都存在的人畜共患疾病。犬、狼、狐等是包虫的终宿主,其粪便中的虫卵往往会污染蔬菜或水源,人类由于误食虫卵而感染,或人与犬密切接触后虫卵污染手再经口感染。包虫多寄生于人的肝脏、肺、脑、心等脏器组织,早期多没有任何症状,到了中末期才有临床症状。

据了解,全国包虫病流行县共计350个,受威胁人口5000多万。2012年全国包虫病流行调查显示,包虫病分布于我国的内蒙古、四川、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9省(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省人群患病率从高到低依次为四川(1.08%)、青海(0.63%)、宁夏(0.22%)和甘肃(0.19%),新疆、内蒙古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群患病率均低于0.1%。根据西藏已调查的4个县患病情况,西藏是全国包虫病流行情况最为严重的省份。

有关文献数据估计,我国包虫病造成的人畜经济损失约占全球的40%,位居全球首位,而人类相关的经济损失约占19%。四川省石渠县2001年~2003年的调查显示,每年因包虫病产生的经济损失达800万元,年人均经济损失达127元。其中,包虫病患者住院费用中位数是4225.00元,费用最多为24,252元,最少为125元,人次均费用为4649.05元;因包虫病感染给畜牧业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达540多万元。

多部门推进综合防治

“不吃生肉,摸狗之后要洗手,饭前也要洗手。”

在四川甘孜州的康定市藏文中学,全校学生们随着课间操的音乐正在跳锅庄舞,记者发现洗手的动作已然成为舞蹈的一部分。该校校长说,为了防治包虫病,教育部门编排了“包虫病防治洗手舞”,希望学生养成很好的生活习惯,并以此影响整个家庭。

来建表示,为了全面推进包虫病防治工作,四川省坚持综合防治,强化示范引领。首先,建立了“党政主导、部门协同、全民参与”的工作机制和州、县、乡、村目标责任体系。其中,卫生计生部门重点组织人群筛查和患者救治,抓好疫情监测评估;公安、农业部门重点抓好犬只管控、犬只驱虫和犬粪处置;统战、教育、水利、住建、民政等部门分别抓好寺庙僧尼动员、学校宣传教育、农村饮水安全、环境整治、患者救助等工作。

其次,紧紧盯住包虫病综合防治重点环节,突出宣传教育、犬只管控、人群查治。目前,流行地区人群的总体包虫病防治知识知晓率从2014年的73.13%提高到2017年的89.77%,全省有18个县(市)犬只感染率控制在5%以内,今年目标人群筛查率已达76.64%。同时,为了减轻患者负担,四川省还对所有包虫病患者给予免费药物治疗,手术治疗的患者每人补助2.5万元,其中包括病人及家属交通补贴1200元,远高于其他省(区)实行的每人8000元的补助标准。

此外,加大投入,全面提高包虫病综合防治保障能力。2018年全省防治资金达1.76亿元,四川省包虫病防治中心、甘孜州包虫病防控及科研实验基地等一批重点项目正在建设,防控队伍的专业素养和技术水平得到提升。

在甘孜州农牧供销合作局,其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通过“双灭源、三切断、八措施”动物包虫病防控模式,实现了“犬犬投药、月月驱虫”,牧区畜牧防病率大大提高。

在甘孜州新都桥镇卫生院的门诊,副院长龚云杰介绍说,这几年乡镇卫生院在防治包虫病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不仅入户进行健康教育,还通过免费的B超检查筛查病人。

在甘孜州新都桥镇派出所,警务人员拿着扫描仪说,他们运用包虫病犬只管理系统和电子芯片项圈进行犬只“身份”管理,所有犬只实行拴养。目前,全州共登记管理家犬9.69万只,大街上的犬只拿扫描仪一扫项圈就知道是谁家的。

在线在位提高藏区服务能力

“门巴,突及其,扎西德勒!”

在四川甘孜州人民医院,一位28岁的藏民将白色的哈达敬献给王文涛。

据了解,她患有包虫病,肝脏损害严重,7个月前王文涛主任为她做了肝离体自移植术,目前肝功能一切正常。

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院长多吉表示,包虫病的患者从家到州医院就需要3天的时间,如果再去成都就更加遥远,加之语言困难,很多病人为此放弃了治疗。目前,在华西医院的帮助下,已经为州医院培养了7位可独立完成半肝以上的复杂包虫病手术的专业人才、两个包虫病手术团队。包虫病手术台治疗已从2008年的20台次,提升到每年500余台次。

李为民介绍,自2014年起,针对包虫病早期预防诊断、复杂疑难治疗、治愈后指导,华西医院建立了华西—藏区“一网双模”的包虫病防控体系。其中,“一网”即华西远程医学网络,“双模”即“在线”“在位”相结合,充分借助远程网络的优势,通过远程教学、远程疑难病例讨论等方式,使藏区基层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突破时空壁垒,夯实基础知识,提升实践能力;坚持“走下去”和“请上来”,以“管理帮扶+技术帮扶”相结合的方式,每年定期组织相关专家赴藏区开展包虫病现场检查和诊治,手把手进行手术指导示范,因地制宜制定了包虫病的外科手术临床路径、建立了包虫病外科手术质量控制评价体系、培养了包虫病同质化专业人才。

此外,华西医院还组建了由华西医院肝脏外科、放射科、超声科、血管外科等十余位专家参与的肝包虫病诊治多学科团队,并与甘孜州人民医院组建的医生团队结对帮扶、多科协同,形成联合诊疗机制,共同攻克疑难和晚期包虫病手术治疗技术;构建分级协同医疗服务体系,将甘孜州医院作为华西远程分中心,形成了覆盖甘孜州全域的远程医疗协作网,为四川藏区包虫病患者打造了连续性、一体化的医疗服务,切实提高了优质医疗资源可及性。

截至2018年7月,华西医院已累计远程培训甘孜州医务人员70,160人次,远程会诊达1960例次,仅2017年,包虫病远程疑难病例会诊就已高达243例。

甘孜州人民医院肝胆科主任杨康明告诉记者,通过华西专家们的指导,他们现在能独立完成一些疑难手术,87%的包虫病能够在甘孜治疗。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