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2019-01-22 20:38:27 来源:《中国改革报》 

在北大朗润·格政论坛上,学者、专家热议经济与金融形势并提出相应建议

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上升,金融政策面临新的挑战。高杠杆率挤压了宏观经济政策的空间,处置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措施又直接导致社会融资规模收缩,央行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努力稳定货币政策环境,宏观融资环境却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当前中国金融困难的实质是什么?政府连续采取措施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为何一直收效甚微?

2019年1月18日,在北大朗润·格政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光大证券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等专家分析当前的经济困难、评估最近几年的金融政策、展望2019年的经济与金融形势并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吴晓求表示,离开了实体经济谈金融是没有意义的,金融的产生依托于实体经济,金融的创新和变革也是来自于实体经济的需要,金融自身的发展虽然需要一些创新,但根本动力还是实体经济的需要。这个实体经济,没有所有制的差异,也没有身份的差异。

金融不仅是一个融资服务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对存量资源整合。“在一个发达的经济体,金融提供的服务,还包括对存量资源的重组,比如并购重组,也是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基本动力。如果没有存量资源的重组,一个国家金融的发展是没有动力的。光靠简单IPO的增量,是不够的。”吴晓求认为,一个国家金融力量的增长,也包括对存量资源的再配置。金融的功能如果只是融资,是比较低端初级的认识,金融也应当提供存量资源的再分配功能,为存量资源的并购提供服务。全球前500强的企业,多数是通过并购形成,而通过自发形成的,却凤毛麟角。

“针对当前的经济情况应该加大减税降费,同时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另外还要稳定外贸环境。”吴晓求建议,针对当前的经济情况首先要坚持金融创新,中国金融所有问题都需要通过创新来完成;其次要重视技术的作用;再次要研究金融发展的规律,尊重市场发展的规律,更重要的是推动国际化。

姚洋认为,造成我国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降杠杆力度过猛。我国杠杆率高在两个地方,分别是企业和地方政府。其中,杠杆率积累最多的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在60%以上。国有企业里面有很多僵尸企业还可以得到银行贷款,这是我国杠杆积累非常重要的原因。地方政府的杠杆基本上是周期性的,中央政府允许地方政府发自借自还的国债,所谓债务置换,从2016年开始地方政府债务再一次累积起来。

姚洋建议,资管新规导致市场流动性大幅降低,同时央行政策传导不畅。要缓解这一问题,短期需要财政发力,央行直接购买部分困难企业的股权债权注入流动性,长期需要对资管新政乃至银行信贷体系进行反思。

过去两年过于严厉的去杠杆政策催生实体经济融资难,给经济增长带来明显下行压力。徐高建议去杠杆政策向“稳杠杆”转变,通过放松去杠杆政策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路径,消除实体经济融资难的问题。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