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韵酣畅散清香

​——许献廷写意花鸟小品赏析
2019-01-31 15:33:25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条山 闫岩明

书画界的人们常常说起“写意人生”,可什么是“写意人生”呢?“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借用孔子的一句话,或许能道尽人心世态。在现代这样一个喧嚣的背景下,许献廷能够平心静气,不燥不傲,日日沉浸在绘画事业中,难能可贵。这也就难怪,许献廷的画品为什么会有一种散淡之意。散淡者,乃心灵无所住而住之象,呈自由状态,非少挂碍者不能至此。而这种状态的得来,恐怕离不开他多年的笔墨修为和高尚的做人原则。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笔墨之行,即有笔墨之思;笔墨之思,即含笔墨之趋;笔墨之趋,呈现的即是《画旨》。

在许献廷先生的作品中,他与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仿佛总是有着某种缘分。这看似信手拈来的写意小品,或墨气酣畅的大幅作品,总是在不经意间,浸入观者的心房,让人闻到一股花开由心的、淡淡的自然芳香,慢慢地沉醉其间。

然而,钟情于自然写意的许献廷,却从没有迷茫或迷失。他反复叩问自己:“什么是中国画?中国画是怎么样的一种意念?是一种怎样的思维?对此要有怎样的感受?中国画是用来看还是用来欣赏的呢?又怎样去体味呢?”他体悟到,无论如何都有着极大的文化内涵在里面。画者,文之极也,无文,何以有画?许献廷独立的思索和想法,引领他不断探寻属于心灵的笔墨,在文字与笔墨之间来去自由,在传统中来去自由,在生活里来去自由,在情感世界来去自由。或许,只有他自己懂得了写意人生的真谛,才能传递给观者一种心灵的震撼。

在笔者看来,许献廷的画中,隐约间有一股笔墨的大方气度。寥寥几笔,简约却丰富,清雅却又不失深沉。每一幅画的布局和立意,都一丝不苟、思考良多,深厚而有变化。在不知不觉间,精心构建着属于自己的艺术程式。一花一叶的意境,一枝一丛的韵味,一只鸟儿的轻盈,一对蜂儿的灵动,一个动物的妩媚无不显示着许献廷平淡而不俗的眼界与胸襟。笔墨的多变,显示出他的繁恰是简、简恰是繁。正如他说黄宾虹和八大山人:“黄大师千笔万笔,却是一笔;八大山人一笔两笔,恰是千万笔。”

总体来讲,简也好,繁也好,这都不是目的,目的在于繁简背后的意绪。正是在此意义上,齐白石才说:“画在似与不似之间”。这似与不似,才是画的性灵安居之处。平淡未必无奇,作平淡而止于平淡,平淡之外无物也;平淡之外须有物,所谓弦外之音,则平淡自不平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意是也。林畊青云诗如此,朱屺瞻说画也如此,许献廷的笔墨也是如此。慢慢的品赏间,那平淡自然中,总是透出一股呼之欲出的生机。

大家知道,艺术的表现形式是多元化的,从工笔到意笔,都有其内在的发展模式,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在许献廷花鸟画和其他画作的造型、构图、用笔、用墨等方面,找到一个共同的规律:造型上巧拙、朴华、繁简,构图上的宾主、虚实、开合,用笔上的疾徐、提按、轻重,用墨上的浓淡、干湿、枯润等,无不是相辅相成的对立统一关系,这也是国画美学构成的必要元素。

在许献廷的花鸟画作品中,笔者感受到了画家“取象单纯”的艺术思想,结合“工而有意”“离象而求”“意从工出”“遗形取神”等表现形式,在“情动于中而形于外”的思维中,把物象提升为心象,把形象转化为意象,由此形成了画家清雅素朴的艺术风格。

看过许献廷花鸟画作品的人,都会感觉到画家在用一种细致的情感、朦胧的意趣和清新的格调,把平和的心态、真实的感受表现出来,呈现出的是一种画境、一种意境,而更多的是一种心境。所谓“佛家只说家常话”,此言令人深思,回味无穷,这也是画家的一种人生态度。由此即能通过绘画作品表现出其意境,乃是心中至美。

写意花鸟画,是表现画家创意博大与功力非凡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体现画家的修养与学识。许献廷以传统为师,以自然为师,在解读传统技法中,悟出艺术创作的精妙。他的画作常表现自然生态主题,用墨谨慎,讲究干净利落,让人感觉出平中求和、和中求贵的朴素,营造的是意趣天成、鸟语花香的艺术氛围。他笔下的一草一木、一个动物都被赋予了鲜活的生命,很容易使人想到大自然鸟语花香的静幽之美。那种栩栩如生、精致动人的视觉效果,那种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情趣意境,让人从内心里感觉陶醉,给人以圣洁高雅的艺术感受。

满室清香

霜重色浓

天香

硕果

金色年华

晨露

室雅茶香

春到南国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