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科技巨头侵犯用户隐私

2019-05-24 15:12:31 来源:《中国改革报》 

近日,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呼吁监管机构拆分Facebook。他表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过度关注点击量,并因此牺牲了用户隐私的安全和民权

□ 孟佳惠

近日,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纽约时报》上发文呼吁监管机构拆分Facebook。他表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对于公司快速发展的执念使得他过度关注点击量,并因此牺牲了用户隐私的安全和民权。

在此之前,《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发现,Facebook在未经智能手机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从他们的其他应用程序中收集数据,这些数据可能包含极其敏感的信息,如用户的生育能力、心率,以及其他健康问题等,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对该公司侵犯隐私行为的担忧。

利益至上

将用户隐私视为“工具”

据美国广播公司的奥利维亚·索隆(Olivia Solon)和赛勒斯·法里瓦(Cyrus Farivar)报道,Facebook及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公开强调其将努力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曾考虑向应用程序开发商出售用户数据。

据内部文件显示,Facebook方面曾提出几种方式,要求第三方应用程序为Facebook获取用户数据提供相应的补偿,包括直接支付、广告支出和数据共享安排等。虽然共享客户信息的企业并不少见,但Facebook的确拥有许多其他公司所没有的用户敏感数据。

早在2012年,扎克伯格就曾公开表示,他与开发商达成了多达100笔交易,其中一部分是为了确定公司所拥有的用户数据的“实际市场价值”。简而言之,Facebook并没有将用户数据视为需要保护的东西,而是将其视为一种工具,以获取最大的利润。

此次“拆分”危机已经不是Facebook第一次遇到有关如何处理用户数据的重大问题了。其经历的最大丑闻之一发生在2018年春天,《纽约时报》和《卫报》发表文章揭露,咨询公司剑桥分析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访问了87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并利用这些数据有针对性地投放了特定内容。

这一事件在当时引发了巨大争议,不仅是因为用户意识到他们的信息可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被Facebook的应用程序获取,还因为这些数据的潜在用途不明确。据悉,2016年特朗普竞选团队聘用了剑桥分析公司,而该公司正是在总统大选之前,利用非法访问的用户数据直接针对目标人群建立了选民档案。种种事实证明,Facebook这家“硅谷巨头”过去并没有把保护用户隐私置于首位。

事实上,Facebook与用户数据的关系一直很不稳定。其对待隐私的态度也让它与Instagram和WhatsApp的关系愈发紧张。

利用用户数据来支持Facebook的崛起,是Facebook发展的核心战略之一,这也导致了扎克伯格与这家“硅谷巨头”收购的两家重要子公司的负责人之间发生了一系列冲突。据尼古拉斯·汤普森和弗雷德·福格斯坦近日发表在《连线》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称,WhatsApp的创始人布莱恩·阿克顿和简·库姆经常与扎克伯格在用户隐私问题上的观点发生冲突。同时,Instagram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也与扎克伯格产生过分歧。其中一个分歧是Facebook利用Instagram研发测试了一项定位跟踪功能,而这正是Instagram的图片应用管理层坚决反对的。

巨额罚单

科技业或将面临更强监管

5月6日,美国两名资深参议员敦促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采取强硬立场,称有必要强制推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做出改变。据了解,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目前正在调查Facebook对用户数据的处理,以及潜在的侵犯隐私行为。

在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的一封信中,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塔尔(Richard Blumenthal)和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严厉谴责了Facebook的“无耻”行为。信中称,Facebook预计将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30亿美元~5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并表示委员会应对此采取进一步行动,包括对Facebook收集和使用个人数据的行为实施长期限制,以及对Facebook高管实施问责措施和惩罚。

“对于委员会而言,Facebook的调查将具有决定性意义,”布卢门塔尔和霍利表示,“委员会必须被视为消费者隐私的有力保护者,并开启一个执法的全新时代,否则其将会被视为一个不可信的执法机构。”

Facebook在今年4月份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中显示,预计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将对其处以最高50亿美元的罚款。数十亿美元的罚款对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来说无疑是一笔重磅罚款。毕竟迄今为止,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开出的最高罚单是2012年对谷歌的2250万美元。

然而对于Facebook,许多人认为这还远远不够。对很多公司来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受到监管罚款的打击,这是经营的成本,但Facebook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把这笔钱赚回来。有数据显示,在Facebook为第一季度可能面临的罚款预留了30亿美元的情况下,仍获得了高达24亿美元的利润。

曾呼吁拆分包括Facebook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的2020年总统候选人、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Twitter上发帖称,这笔潜在罚款只是“一记耳光”。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众议员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也附和沃伦的说法,并呼吁国会立即采取行动。

这也是为什么布卢门塔尔和霍利会呼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采取更多行动应对Facebook“隐私门”的原因。两人在信中警告道,罚款可能会让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看起来像“给那些违法获利的公司开超速罚单的交警”,从而为Facebook和其他公司继续突破“隐私”的边界打开大门,完全无助于阻止这些科技巨头侵犯用户隐私。

自成立以来,Facebook似乎经历了一个又一个丑闻。然而,任何规模的惩罚都远不足以遏制Facebook对用户隐私的侵犯。“单靠罚款是不够的,必须进行深远的改革以敦促Facebook对用户的隐私负责。”参议员们建议联邦贸易委员会明确Facebook能够收集的用户数据类型,以及对其数据的使用方式予以长期限制,比如要求删除跟踪数据、限制信息收集、限制广告行为,以及在不同的Facebook产品之间设置私人数据防火墙等。

此外,参议员们还敦促联邦贸易委员会对任何不当处理信息的个人高管和管理人员负责,暗示他们希望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或其他人会因他们的行为受到惩罚。他们写道:“从公司董事会到产品开发团队,必须认识到个人责任。如果联邦贸易委员会发现任何Facebook高管故意违反同意令或违背法律,必须在进一步行动中列出他们的名字。”

尽管丑闻不断,Facebook仍在蓬勃发展。据其发布的财报显示,一季度的收入超过150亿美元,并对外表示使用社交网络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对于像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而言,企图用一张“巨额罚单”来产生“一劳永逸”的影响力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许,正如布卢门塔尔和霍利所言,对扎克伯格进行进一步的监督和惩罚,才可以让公司做得更好。但这是Facebook将要面临的最后一个隐私问题吗?可能不是。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

频道推荐

中央第七巡视组对国家发改委党组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

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主持会议并讲话,代表党组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详细]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