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信用监管 “欠薪”多年顽疾治理有望

2019-08-02 02:07:53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何玲 

□ 实习记者 孟佳惠

近日,打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站,会发现独有的红色标注出一个过去从未有过的栏目——“根治欠薪进行时”。这一专栏下设6个栏目,分别是政策法规、曝光台、欠薪入罪、拖欠农民工工资线索反映、维权渠道、工作动态,所有内容一一指向已进入冲刺期的治理欠薪。

“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备、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格局,使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得到根本遏制,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2016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作出上述要求。3年来,在各地政府和部门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高发、多发的态势基本得到遏制,其中信用监管已成为治理欠薪的重要手段。

信息归集

实名制规范用工管理

在武汉市硚口区中建三局工程总承包公司承建的恒隆广场项目工地,每个工人都有一个蓝色手环。“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手环,但它可是我们在工地上生活、工作的‘护身符’。”木工刘天祥笑着说,不仅出入门禁、吃饭、洗澡要刷,就连每个月1600元生活费也打到里面。

“平台可以实时记录农民工进出工地、考勤、工资支付等信息。借助于实名制管理平台,与银行合作开设农民工工资发放专项账户,每月由项目部和劳务单位编制工资发放表,由银行代发,确保工资月清月结。”中建三局工程总承包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

今年3月,人社部、住建部联合印发的《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开始施行。《办法》明确,通过数据运用分析,利用新媒体和信息化技术渠道,建立建筑工人权益保障预警机制,切实保障建筑工人合法权益。同时,还针对存在工资拖欠行为的企业、个人,提出了明确的惩戒措施。对于存在工资拖欠的,将可提高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缴纳比例,并将相关不良行为记入企业或个人信用档案,通过全国建筑市场监管公共服务平台向社会公布。

“过去不懂,不签合同就上工,工程快收尾的时候,找公司要钱,结果老板推经理,经理推财务。”钢筋工陈兵曾在多地建筑工地上打过工,讲起“讨薪”的往事,现在还一肚子火。“现在好了,总包方主动为新进场的工人在平台上注册、签订合同、建立账户。项目每月将上个月工人出勤、完成工作量和工资发放实际情况进行公示,提醒工人查收工资。项目负责人及处理劳务纠纷的政府机构电话、网址都进行公示,再也不怕联系不到人了。”谈及如今的管理模式,工地上的工人们都跟陈兵一样吃上了“定心丸”。

联合惩戒

让失信企业处处受限

“那天我出差要买高铁车票,结果告知我被列入了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无法购买。”青岛市首家被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的用人单位丰县宏奕达船舶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不无懊悔地说道。2018年11月,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宏奕达船舶工程有限公司被青岛西海岸新区劳动监察大队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并通过信用共享平台在全国实施联合惩戒,该单位于2019年1月初为57名职工支付了拖欠的工资共计59万余元。

这正是得益于人社部出台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暂行办法》规定,凡是克扣、无故拖欠农民工工资,数额达到认定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数额标准的,或因拖欠农民工工资违法行为引发群体性事件、极端事件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用人单位,都将被纳入“黑名单”管理制度之中,将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生产许可、资质审核、融资贷款、税收优惠以及交通出行、高消费等方面依法受到限制。

同样因进入“黑名单”而焦头烂额的还有云南省昆明市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李根。“等开发商把工程款结了,我马上就把拖欠农民工的工资还了。”听说自己的公司上了“黑名单”后,年过七旬的李根表态。

今年4月23日,人社部举行2019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公布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这是人社部向国家发改委和国家信用信息平台推送的今年第二批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信息,共50条。其中,云南省昆明市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数额在50条信息中位居第五,拖欠237名劳动者劳动报酬801.5万元

李根心急如焚,“接下来公司的贷款、招投标都会受到限制,公司运转都会出现问题。”他十分清楚公司被列入“黑名单”的后果,反复强调称“会尽快还清欠款”。

“农民工出来打工已十分不易,他的身上背负了整个家庭经济上的支撑和希望。”人社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出台实施“黑名单”管理,就是帮助广大农民工解决最期盼解决的问题。

自查清欠

营造高质量发展环境

“欠你两三百万还算钱啊?”山东某民营企业向乡镇政府讨要拖欠工程款未果,仅得到了这样一句回复。原来,早在2014年,山东金泽园林建设有限公司与曲阜市姚村镇政府签订了绿化施工合同,然而项目完工后,却迟迟未能收到工程款。诸如此类的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还依然存在。

对此,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我国将加强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力度,对推动清欠工作不力的加大问责,并建立健全长效机制,为民营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近日,“信用中国”网站开设“部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典型失信案例”专栏,向社会公布案例详情的同时,便于公众查询。截至6月11日,首批公布案例共246条,其中政府部门拖欠账款案件2条,国有企业拖欠账款案件244条。其中,政府部门沈阳市沈北新区财落街道办事处的账款拖欠天数为164天,涉及金额高达3700万元。

政府拖欠款项无疑会严重拖累当前正大力推进的诚信社会建设。如果政府拖欠款项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无疑将严重损害地方政府的诚信。政府无信,何以让社会有信?

此前,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印发《2019年全国减轻企业负担工作实施方案》,提出今年的工作目标之一是持续推进清欠专项行动,督促政府部门和国有大型企业对拖欠民营企业的款项年底前清偿一半以上,决不允许增加新的拖欠。

目前,根据人社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农民工欠薪问题的高发、多发态势已得到明显遏制。2018年全年,各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为100.9万名农民工追发工资待遇116.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了53.7%、40.7%。

对此,法律人士分析,下一步还需加快立法步伐,诸如打造“恶意欠薪入罪”等“撒手锏”,大幅提高违法欠薪成本,建立集体劳动关系的法律调整机制,切实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