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在更高层次上寻求新平衡

——访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
2019-11-07 04:24:54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付朝欢

11月5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开幕,习近平主席郑重提出未来持续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五大举措”,向世界宣示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气魄、与世界合作共赢的诚意担当。几天前,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

“我国新一轮的对外开放,是从过去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转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是一种高层次、高水准的对外开放。”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进一步拓展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促创新,不仅将为中国经济增长创造更多活力、动力,更将为世界经济提供更多市场机遇、投资机遇、增长机遇。

徐洪才解释说,一方面,继续扩大市场开放,使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各国可以分享中国的市场空间,对树立我国良好国际形象、谋求更好自身发展、改善外部环境非常有利。另一方面,国内老百姓对高质量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可以通过进口得到满足。

“大量国外品牌商品涌入,对国内的市场环境也能起到净化作用。”徐洪才分析说,这会对国内部分商品产生一定的“挤出效应”,让“良币”驱逐“劣币”。“更重要的是,这会倒逼国内厂商在标准和质量层面上对标国际,压力也可以变为动力,带动技术进步、产业转型升级、新旧动能转换。”徐洪才认为,这对我国未来优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供给质量均有益处;也有利于促进我国在政策和规则层面同国际接轨。

“扩大进口,还有利于提升出口的能力。”徐洪才表示,随着全球产业链分工细化,“买全球、卖全球”将不仅局限于生活性消费品,更多中间品将通过进口方式满足国内生产性消费需求,有助于我国产业链提升整体竞争力,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

谈及中美经贸摩擦对全球产业链格局的影响,徐洪才坦言,原来的分工体系遭到人为破坏,需要在更高层次上寻求新的平衡。“此次进博会,美国企业参展规模比去年大大增加,参展面积更是位居各参展国首位。跨国公司的经济行为是完全符合市场规律的,是不会以少数政客的意志为转移的。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上的致辞所言,‘尽管会出现一些回头浪,尽管会遇到很多险滩暗礁,但大江大河奔腾向前的势头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徐洪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提到了11月4日在泰国曼谷举行的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与会领导人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15个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并将致力明年正式签署协议。“RCEP谈判取得重大进展是自由贸易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一步,这将减少贸易壁垒、降低市场准入门槛、促进跨国投资。这也是成员国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重要举措,将对全球自由贸易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徐洪才判断,在开放合作的时代大势下,全球分工体系包括规则体系将经历一个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

在被问及我国在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方面还存在哪些体制机制上的障碍时,徐洪才称,从生产要素来看,资金、人才、信息距离自由化还有一定差距。比如,资金方面,人民币已经加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但还没有完全实现自由兑换;再比如,人才方面,外籍人才进出签证流程已经比较便捷,但还有进一步简化的空间。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