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期货迎来“新成员”

继原油期货后,低硫燃料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上市
2020-06-30 04:12:20 来源:《中国改革报》 

□ 本报记者 吴昊

6月22日,低硫燃料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期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上期能源”)挂牌上市。该期货是在上期能源上市的第三个国际化期货品种,也是继原油期货后,又一个采用“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模式的国际化能源期货合约。

低硫燃料油期货的上市,是我国能源期货走向国际市场的重要举措。随着我国石油、天然气需求的持续增长,国际化油气类期货的推出,有着日渐重大的意义。在当日举办的“2020上衍能源论坛”上,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表示,上期所将深耕能源期货品种建设,统筹规划、有序推进天然气、汽柴油等品种上市。

“新品”上线

记者了解到,低硫燃料油期货“首秀”表现亮眼。数据显示,该期货首日交易参与集合竞价的会员和客户分别为106家、650个,首批成交1070手(单边)。截至当天收盘,低硫燃料油期货总成交量13.40万手,成交金额35.41亿元,总持仓量2.59万手,其中主力LU2101合计成交量13.04万手,成交金额34.41亿元。

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副会长董秀成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作为燃料油进口和消费大国,我国的燃料油期货是石油领域上市较早的期货品种。近年来,国际海事组织(IMO)对燃料油标准作出调整,对硫含量的要求更为严格,为了适应国际环境,低硫燃料油期货便应运而生。同时,低硫燃料油期货参考了原油期货,使用人民币计价,在保税区交割,是在油气市场化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背景下推出的期货品种。

在董秀成看来,与“汽煤柴”不同,燃料油在所有油品中,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商品。但中国是一个航运大国,未来船运规模还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外轮会在中国港口停靠,市场份额、流动性都将上升,随着低硫燃料油期货的上市,把期货、现货市场有机结合,将重塑整个燃料油市场。

“近年来,燃料油市场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在我国,保税燃料油政策实施,国内炼厂产能得以释放,行业蓬勃发展。他强调,“在此背景下,我国推出低硫燃料油期货并向国际投资者开放交易,是期货市场跟进产业变革、服务全球企业的一项举措。”

据记者了解,全球船用燃料油年消费量近3亿吨,主要集中在亚洲、欧洲、中东及北美地区的主要港口。其中,亚太市场增长较快,市场份额占比超45%,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船用油消费市场。“近年来,交通服务行业的能源需求增长强劲,且增长主要集中在亚洲发展中国家,我们预计将贡献约80%的增长量。”国际能源论坛秘书长孙贤胜说,“作为港口货物吞吐量最大的国家,燃料油低硫化对于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此时低硫燃料油期货上市恰逢其时。”

孙贤胜表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液,低硫燃料油期货将会成为连接航运市场和能源市场的重要媒介,将会充分反映全球燃料油市场的供需关系,加快中国油品全产业链投资便利化和贸易自由化,有利于国际能源市场的稳定运行。

影响深远

当前,石油天然气行业在全球能源供应中,仍扮演着无可替代的角色。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张玉清表示,从世界能源发展总体趋势来看,全球市场对油气的需求仍然在不断增长。他预计,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将增长超过20%。届时,石油仍然是全球第一大能源,天然气则有可能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能源。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等亚太地区经济的不断增长,全球油气需求格局也在悄然生变。据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小文介绍,在石油领域,近年来,欧洲地区原油需求增速进入瓶颈期,北美地区原油需求保持低增速态势,全球原油需求重心正逐步转移至以中印为主的亚太地区。

“目前,中国石油消费量6.6亿吨,全球占比14%,几乎是欧盟的总和。”黄小文进一步表示,“2019年,中国进口5亿吨石油,同比增长9.5%,对外依赖度高达72%,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也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我们国家每消费100吨石油,就有72吨需要从国外进口,稳定的石油来源对于我国能源安全至关重要。”

对此,孙贤胜也持相同看法,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预计将持续增长,石油仍将在全球能源系统中扮演重要角色。2019年全球原油消耗约9990万桶/日,同期原油增长了1.2%。他强调,较高的对外依存度,需要中国在能源领域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在中国远洋海运集团董事、总经理付刚峰看来,低硫燃料油期货上市是石化产品期货领域的一件大事,中国石化行业期货向国际化市场迈出重要一步。他表示,“作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期货交易所,上期所从原油期货成功上市稳健运行、保税380燃料油期货脱胎换骨,到今天的低硫燃料油期货上市,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国际燃油市场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记者了解到,国际化期货的推出,是我国油气领域提升定价权的关键,其中,成立于2018年3月的上海原油期货扮演了重要角色。截至2018年8月,上海原油期货成交额累计超10万亿元,成为仅次于WTI和布伦特的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交易平台。油气领域国际化期货品种的逐渐增加,将持续推动我国油气行业国际影响力的提升。

多元开放

随着亚太地区油气需求的增长,体现这一区域供需关系的期货也呼之欲出。“反映中国以及整个亚太地区市场期货的推出,将是大势所趋。”董秀成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在油气领域已经有了原油、燃料油等国际化期货。下一步,天然气和汽、柴油等期货品种的推出也将提上日程。

其中,天然气期货被寄予厚望。“天然气期货上市的外部条件已经成熟,应该加快研究,推进这个品种的上市进程,使天然气期货成为一个重要的上市品种。”张玉清表示,原油期货上市以来的较平稳运行,成交量、持仓量的持续上升,境外客户参与度的日渐活跃,为天然气期货上市提供了经验,打下了基础。

张玉清建议,要实现天然气期货的上市,首先要做到天然气的高质量发展,要加大资源的勘探开发力度,要夯实资源基础来加快增储上产;其次要推动上游体制改革,促进多元投资,促进上游的竞争,通过竞争提高勘探开发的效率。

不难发现,油气领域期货市场的建立,与我国油气体制改革一脉相承。“最近几年,油气体制改革正在加快,特别是油气管网独立出来,形成市场竞争,市场化目标非常明晰。”董秀成表示,“未来在现货市场,国家对价格的管控会逐渐放松,这个时候,期货市场一旦建立,整个市场化机制就基本形成了。”

“百年不遇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政治、经济和金融格局产生了深刻影响。”方星海指出,期货市场要更快、更深地推进对外开放,迎接疫情过后更加激烈的全球化竞争。他强调,期货品种开放模式要多元,不同期货品种有自己的特性,开放的方式方法要灵活多元、因势而变。

方星海还表示,在扩大以特定品种模式开放的同时,还要开展包括结算价授权、合约外挂等方式在内的多种开放模式。在他看来,一个品种开放之后,要充分借鉴全球最佳实践,加强市场推介,进一步提升境外交易者的交易便利性,完善外汇等配套政策,延伸境外交割服务,深化境内外交易所业务交流与跨境合作,不断巩固开放成果,切实提升我国期货市场的全球定价能力。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